沙特记者为何惨死领事馆?

  对于一个集结了美国左派媒体、土耳其总统、沙特王室反叛者等高端关系资源,危害到王室政权稳定的“眼中钉”,沙特高层出手的凌厉狠辣,让人不寒而栗。

作者:本刊记者 谢奕秋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11-04
一年多前获美国“杰出人才非移民工作签证”的沙特知名媒体人贾马尔·卡舒吉,在被传10月2日于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遭虐杀多日后,终于在10月20日获沙特政府承认死于领馆。不再矢口抵赖的沙特政府,还宣布18名沙特人作为嫌犯被控制。这与土耳其政府之前掌握的“15人暗杀队”的规模基本相符。
在吸引了全球媒体、联合国、七国集团等的强烈关注之后,此事离最终水落石出为时不远。当初寄望于“死无对证”的沙特高层,在土耳其政府将“完整证据链”不断喂给媒体、营造了这场舆论风暴之后,气焰顿消,希图以“弃车保帅”收场。而试图维护沙特政府的特朗普,落得中期选举前一个“大写的尴尬”。但要理解沙、土、美各方行事的动机,我们还得回到原点:为什么杀卡舒吉?
 
  四重身份
  卡舒吉最常被提及的身份标签是“记者”。他是采访本·拉丹的第一位阿拉伯记者,当时本·拉丹还是受美国人支持的反苏圣战组织者。但即便本·拉丹后来成了恐怖大亨,卡舒吉也还是屡次扮演了他的传声筒,并部分认同本·拉丹最得罪沙特政府的观点—应当采取暴力手段,推翻阿拉伯世界的腐败政权。
  为什么一个“记者”会这样?卡舒吉遇害后,有网络媒体Pajamas提到,他表面上是《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者,实际上是穆斯林兄弟会的终身积极分子,而穆兄会仍在暗中寻求通过类似奥萨马·本·拉丹和艾曼·扎瓦希里这样的人统治阿拉伯世界。所以有人要求世界首富贝佐斯先生解释,为什么有这段历史的人为他的报纸写作。
  如果仅仅是一个激进伊斯兰教的同情者,卡舒吉也许不会遭遇“从重从快”“未审先刑”“肉体消灭”等极不寻常的处置。卡舒吉的另一重身份是“情报掮客”,他曾出任过沙特原情报总局局长图尔基·费萨尔(后任驻美大使)的媒体助手,在1990年代同时为沙特和美国的情报单位效力。换句话说,他知道沙特王室的众多秘密,甚至可能包括沙特当权者与基地组织的一些勾连。
  按理说,卡舒吉的美国大牌媒体专栏作者身份,足以令沙特当局在对付他时三思,如果可以用金钱“封口”,绝不至于杀人灭口。事实上,沙特官方曾数度派人和卡舒吉接触,软硬兼施诱他返国;官员说,他的意见很重要,需要他支持国家的新愿景,例如进入政府工作。但最终,等待他的却是毒剂和手术刀。
  这种悲剧性结局,与卡舒吉坚持在美国媒体上发声,抨击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内外政策,当然会有一定关系,但不是最终决定性因素。哪怕他是一个网络大V和《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当过小媒体的总编和电视台台长,但他的批评性言论在国际舆论场上并不稀奇,远远达不到“一言丧邦”的程度。如果沙特要抓异见人士,在国内都可以抓一大把。
  沙特高层对他的真正忌惮,来自他的第四重身份:政治活动家。还记得媒体上传卡舒吉第二次进入沙特领馆时,曾叮嘱土耳其籍的未婚妻简吉兹说,假如他不出来,就“给埃尔多安打电话”吗?这不是瞎编的,卡舒吉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有私交,也和埃尔多安的多名政府顾问熟识。
  他跟前妻已有4个成年孩子,年已六旬还要新娶一个土耳其籍的老婆,显示他的心理认同已经转向“祖籍国”土耳其。这不奇怪,土耳其和卡塔尔的现政府都是埃及等国穆斯林兄弟会的幕后赞助人,卡舒吉这个“穆兄会的终身积极分子”当然要“弃暗投明”,背弃“严打”穆兄会的沙特了。
  埃尔多安如此重视他,也不完全因为多了一个志同道合者,还因为看重他的家族背景。卡舒吉家族曾在伊斯兰圣地为奥斯曼帝国服务了几个世纪。卡舒吉的叔叔阿德南,是世界闻名的沙特军火商,曾牵涉里根时期的伊朗军火门事件,生前包养过11名情妇。卡舒吉的表弟多迪·法耶德,是与戴安娜王妃一起殒命的情人,其父是埃及亿万富翁、伦敦著名的哈罗德百货公司的老板。
  如果仅仅是“心系土耳其”,卡舒吉也可能成为土耳其、沙特战略和解的桥梁,问题是,卡舒吉没有停止“过问”沙特王室的内政。很可能就是这一点,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卷入政斗
  在2015年1月沙特国王易主后,曾经和前国王阿卜杜拉集团走得较近的卡舒吉,并没有跟对风向。
  在萨勒曼为国王的“萨德里系”几兄弟的合力打击下,曾经大权在握20年的阿卜杜拉集团已是“死老虎”;接着“萨德里系”爆发严重的内部倾轧,新王储穆罕默德脱颖而出。非常不幸的是,卡舒吉再次站在了失败者的一方。
  这也由不得他。在新王储的反腐风暴中,被扣在酒店数月的沙特前首富塔拉勒王子,是卡舒吉的投资人之一,曾在巴林建立阿拉伯电视台,让卡舒吉当台长。塔拉勒与卡舒吉的叔叔阿德南,都是沙特的亿万富翁。阿德南的一艘游艇曾辗转被卖给了地产大亨特朗普,后来又被塔拉勒买下。
  塔拉勒王子交赎重获自由后“在商言商”,但现任国王的亲弟弟,“苏德里七兄弟”的老幺艾哈迈德亲王,被怀疑一直在幕后策动“逼宫”大计。偏偏,卡舒吉在前往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办离婚证明”之前,曾前往伦敦,与不敢返回利雅得的艾哈迈德亲王会面。
  艾哈迈德亲王比萨勒曼国王小7岁,即便他老早就失势,轮不到他接班,但他也和“4至5名王室第二代成员”一样,为现任国王打造“萨勒曼王朝”而侵占他们子嗣继承王位的权利,愤愤不平。不久前,艾哈迈德亲王在伦敦住所外告诉记者,只有王室的“极个别人”应该为也门发生的事情负责,“比如国王和王储以及沙特政府的其他人”。
  艾哈迈德亲王曾担任过37年的沙特内政部副部长,在2012年时还短暂担任过内政部部长,公开“妄议国王”不可能是因为口误。当时就有媒体评论说,如果艾哈迈德亲王公开决定“放逐自己”,那将对沙特现任国王萨勒曼的统治产生前所未有的挑战。
  所以不难推测,卡舒吉代表着沙特王室内部反王储势力的某种声音,象征着王室内部日趋被边缘化的费萨尔家族、阿卜杜拉家族、纳伊夫家族、艾哈迈德家族、穆克林家族等分支的不甘和挣扎。
  当然,就算对于一个集结了美国左派媒体、土耳其总统、沙特王室反叛者等高端关系资源,危害到王室政权稳定的“眼中钉”,沙特高层出手的凌厉狠辣,也是让人不寒而栗的。
  可我们置身其中的折叠世界,就是这么多元:有欧盟的完全废除死刑,也有伊朗仿佛停留在中世纪的石刑。在文明世界难以接受的嗜血文化,在中东地区就是日复一日的常态。2016年初,沙特政府不顾反对,悍然将亲伊朗的什叶派教士尼姆尔与另外46名犯人一起砍了头,令愤怒的伊朗人火烧沙特大使馆,导致两国断交至今。
  说到杀害记者,今年到目前为止,不包括卡舒吉,已经有44名记者遭遇非正常死亡。而在卡舒吉一案中出尽风头的土耳其,由于曾大量缉捕记者,在2016年和2017年都被保护记者委员会列为“记者的最佳监狱长”。至于伊朗,在抓记者和斩首公民方面的记录,都不弱于土耳其和沙特。
  政治斗争就是这么残酷无情,尤其在事关政权安危时,它会迅速露出尖利的牙齿和狰狞的面目。
 
  遗留问题
  《纽约时报》10月18日发文称,沙特高层考虑诿过于一名靠近王储的最高级情报官员。据最新披露,这个人是王储的高级顾问艾哈迈德·阿西里少将。他是沙特情报总局副局长,这样的位置才能让外界“相信”是他一手招募了下属,堂而皇之在国外的领事馆里完成“定点清除”任务。
  那么,土耳其方面言之凿凿的音视频证据,是从什么渠道搞到的?一般猜测是土耳其方面在沙特领事馆房间里安装了监控装置。之前有传是来自卡舒吉佩戴的苹果手表向iCloud自动上传的内容(手机端能接收,但未婚妻没有立即报案是个疑点),不过有专家认为,卡舒吉所戴的是有LTE数据功能的苹果手表,而土耳其境内没法使用LTE。
  更大的疑问是美国政府是否事先知情,知情多少?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情报机构早前拦截了沙特官员之间的通话,后者当时正研究逮捕卡舒吉的计划。那么,美国为什么没有通知已在美工作的卡舒吉?再有,根据卡舒吉未婚妻的说法,卡舒吉早前曾问及能否让沙特驻美大使馆提供单身证明,却被告知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更好办。
  卡舒吉9月26日第一次去沙特驻伊斯坦布尔的总领事馆时,那里的人很热情,似乎一切正常。那是不是沙特方面为10月2日在卡舒吉预约的时间逮住他,而精心设计的诱捕行动?只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土耳其方面早就盯上了沙特领事馆的一举一动。
  10月14日,在卡舒吉事件曝光8天后,特朗普才公开表态称,如果证实沙特和此事有染,后者“将受到惩罚”。然而,他之后却一再表示“证据不足”,又明确反对取消对沙特军售。
  固然,特朗普说过,美国也不是什么白莲花。在海外暗杀人的事,奥巴马政府也干过,奥巴马还亲自从备选名单上,挑选了美国军方将要除掉的外国恐怖分子。但是,特朗普这样袒护沙特,除了在乎他女婿谈下的千亿美元级别的沙特军购大单,会不会因为他本人与沙特之间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交易?  
  这不是胡思乱想。在“通俄门”波澜不兴之后,美国左派媒体正努力使沙特成为新的“俄罗斯”。而特朗普本人也留下过一些线索,比如他曾在2015年的一个集会上说:“沙特阿拉伯,我与他们所有人都相处得很好。他们从我这里买房子,花了四五千万美元。我会不喜欢他们吗?我很喜欢他们。”
  所以,近日有11名美国参议员联名发表公开信,要求特朗普在一个月内公开沙特与其家族商业利益相关的所有金融联系。此外,不少美国智库在退回沙特的资金,游说公司拒绝沙特的业务,商业大亨推迟出席在沙特的投资峰会,美国国会也在积极考虑制裁沙特领导人。
  特朗普派遣国务卿蓬佩奥访问利雅得、安卡拉,应该也是感受到了这种华府关键性转向的压力。一方面,在特朗普打算切断伊朗全部石油出口并指望沙特弥补200多万桶短缺的今天,沙特的友谊对美国不可或缺。另一方面,特朗普接受沙特国王、王储对直接涉案的否认(根据塔基亚学说,必要时撒谎并不违反伊斯兰教义),在中期选举之前,这样做肯定是会丢分的。
  一直以来,美国民众对沙特的感情并不是很好,因为执行“9·11事件”袭击的19个恐怖分子当中,有15个来自沙特。当卡舒吉以显然被谋杀的形式扔在特朗普的脚下,选民会想,难道不是总统对“假新闻”的批评使外国暴君更加胆大妄为地攻击他们自己国家的记者吗?
版权声明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网站地图